是啊!宁王府上,一老一少两位主子都是武将,出门鲜少坐车,一般骑马比较多。那也就是说……马车里坐得定然是小神医无疑了!

那位看起来十三四岁的小姑娘,果真是绝世小神医?终于知道为什么叫绝世“小”神医了,年岁的确够小的!

羊汤店的客人们,又激动又惋惜。小神医就在他们面前,而他们却白白浪费了跟她表达感激的机会!

最懊恼,最失落的,还是熊掌柜夫妇。绝世小神医来他们店用餐了,好激动,好兴奋!简直是无上的荣耀……可是,他们竟然没认出她,眼睁睁地看着她从面前来了又走了——真是有眼无珠哪!!

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的顾夜,还独自步行了老远,才被躲在车帘后的月圆喊住:“姑娘,现在没人了。快,快上车!”

顾夜跳上马车,不愉地嘟哝着:“本来还想着在西市逛逛呢!西市的腊汁肉夹馍和金线油塔,味道也挺不错的。我还想捏个面人,买个糖画……本来想照着一天逛的。现在倒好,被你给搅和了!下次不带你出来了,你现在知名度太高,脑残粉太多……”

月圆哭笑不得,连连点头认错道:“都是奴婢的错!奴婢人气高,主要是沾了姑娘您的光!人家是因为奴婢是‘绝世小神医’的半个徒弟,才对奴婢另眼相待的。姑娘吩咐隐魅,让他给奴婢弄个人皮面具。下次再逛街,奴婢带上面具陪您。这下行了吧?”

“这么麻烦干嘛?我干脆换个丫鬟带,不就行了?本姑娘又不止你一个丫鬟!”良辰一直在宁王府带着几个粗使婆子,帮她简单处理一些药材,倒没怎么在人前露面。

月圆圆乎乎的小脸垮下来:“姑娘,您就这么无情的抛弃奴婢了吗?好狠的心肠啊……”

顾夜在月圆的抗议加求情中,回到了宁王府中。手捧圣旨的邢公公,已经在府中等候她多时了。能够让皇上身边的大总管,等了一次又一次,也只有她了!

圣旨之乎者也地说了一大通,意思其实很简单。一方面歌颂了她在这次疫情中的功德,另一方面是对她的赏赐,各种奇珍异宝、绫罗绸缎、首饰宝石、金银珠宝不说,盛德帝还收她为义女,封为“护国公主”,还把京城附近的一个州府,作为她的封地……

这对于别人来说,绝对是无上的荣宠。可顾夜却有些抵触:赏东西就赏东西呗!这“护国公主”是怎么回事?能折成银子给她吗?平白无故多了个皇上干爹,并不开心!

教室里的学妹

这个旨意一下,京中顿时像热油锅里撒了一滴水,炸开了锅。“护国公主”的封号,可不是随便封的,必须对国家对朝廷有重大功绩的公主,才有此荣幸。

前朝,曾经出了个护国公主。那是因为她,在危难的时候,不仅救下了前朝开国皇帝的性命,还临危受命带着军队,抵御敌军一次又一次的奇袭……可以说,前朝开国皇帝之所以能够在乱世中取得最终的胜利,护国公主至少要占一半的功劳!

这位从东灵来的小神医,虽说挽救了京中众多百姓和权贵的性命,但封为“护国公主”,还赏了一处繁华之地作为封地……是不是有些封赏太过?

于是乎,早朝的时候,有大臣提出对小神医封赏的奏议。盛德帝的身体,经过两个多月的调养,看上去已经跟常人无异。今日,他揣度着肯定有人会对“护国公主”的封赏提出异议,便很难得地出现在金銮殿上。

盛德帝盯着那位上奏折的大臣看了很久,直盯得他额头冒出了汗滴,才移开视线,问了句:“各位爱卿,也觉得朕封赏过度?”

殿前的百官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没有说话。监国的宁王,此时退到他原有的前排位置,眼观鼻鼻观心,装木头人。

“朕再问一句,各位爱卿那些是染了疫症又痊愈的?”盛德帝好久没上朝了,觉得这龙椅硬邦邦,坐着真不怎么舒服。他挪了挪屁股,目光扫向殿前的百官。

上奏的那位大臣,硬着头皮继续道:“皇上,绝世小神医的确把不少官员贵胄,从死亡边缘拉回来。臣等也认可她的功绩!但这‘护国公主’的封号……”

“朕知道,爱卿的意思是,挽救国之危难,才当得起此封号。朕问你,什么叫国之危难?如果小神医没能及时发现疫情,并不眠不休地研制出有效的药物,爱卿们可曾想过,会有什么后果?”

盛德帝顿了顿,又继续道:“在座的各位爱卿,有一半以上,会被瘟疫夺去生命,朝中无可用之人!盛京将会重蹈临塘城的覆辙,成为一座鬼城!京中和周遭数百万百姓,在瘟疫中遭灭顶之灾……”

“或许有爱卿心中想着:这场瘟疫或许没那么可怕……你们想过没有,炎国边境北有黎国窥视,西南有森国蠢蠢欲动,还有些小国像秃鹫一样,无时无刻不想从炎国身上啄一块肥肉……如果让这场瘟疫在盛京肆虐,后果会怎样?”盛德帝声音更加低沉。

“这是一场没有刀光剑影,没有血流成河的战争。它关乎近百万百姓的性命,比任何一场斗争都要严酷。带领大家赢得这场战斗的小神医,难道算不得炎国的救星吗?”

盛德帝话音落后,整个金銮殿一片死寂。文武百官们都陷入了深思。文官们想着:如果不是瘟疫及时控制,朝中将有大半官员病倒,甚至传染更多,朝中无官可用……武官们想到:如果瘟疫在军中肆虐,京中甚至整个炎国危矣!

突然,一个尖利的声音,打破了殿中的静默:皇上,护国公主求见!

盛德帝可不以为小姑娘是来谢恩的,他皱了皱眉头,叹了口气道:“只怕你们觉得朕封赏过盛,人家小神医还未必愿意接这‘护国公主’的封号呢!穆青啊,你给透透底儿,你那宝贝心上人,是怎么想的?”

凌绝尘保持一贯的冰山美男形象:“臣不知!”您要封我家小姑娘护国公主的时候,也没提前给我透透底啊!

盛德帝伸出手指,虚点了他几下,道:“宣护国公主觐见!”

“宣护国公主觐见——”

“宣护国公主觐见——”

“宣——”

没过多时,一袭月白色药师服的纤弱小姑娘,步履稳健地走进了金銮殿。小姑娘双手平举,行了个端端正正的躬身拱手礼。

不少官员,眼中都露出赞赏的眼神:在文武百官众目睽睽之下,不慌不忙,不卑不亢,举止大方稳健,不愧“绝世小神医”的称号啊!

也有王公贵胄,往小姑娘身上的药师服瞥了一眼,不禁有些牙酸:水光锦!这估计是天下间最贵的一套药师服了!即便是宫里最得宠的公主,都未必有机会弄到一套水光锦的衣裙。居然有人把水光锦做成药师服……暴殄天物啊!

他们心中了然,视线移到宁王身上。要说京中谁库房里水光锦、天蚕绫丝这样国宝级的珍品衣料多?谁也比不过宁王啊!宁王近十年来,频频立下战功,好东西跟流水一样赏赐下来。

老将军和宁王又不是会享受的,那些别人可望不可得的宝贝衣料,还不是留给宁王的这位心尖尖上的人儿?

顾夜淡定而简洁地陈明来意:请皇上收回“护国公主”封号,和封地的赏赐。如果真觉得过意不去的话,可以折成银两给她。她在炎国建药厂的话,缺启动资金啊!

盛德帝叹了口气,对文武大臣们道:“你们瞧瞧!这护国公主的封号,人家还不稀罕呢!这叫什么?博大无私、淡泊名利!医术高明,制药技巧高超,品德过人,不愧是‘绝世小神医’啊!”

继而,他又用一副长辈的口吻,循循善诱地道:“丫头啊!这‘护国公主’的封号,是你应得的!放心,只是个封号而已,不会束缚住你的手脚的!至于封地嘛,你确定不要?我记得瞳安州府,一年的赋税,少说也有几十万两吧……”

户部尚书适时地道:“瞳安州土地肥沃,物产丰富,商业繁华。去年风调雨顺,收上来的赋税高达百万……”

凌绝尘眉头动了动:皇上抓住小姑娘的命门了。这小财迷,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财运的!

果然,顾夜听到年入百万后,眼睛亮了亮。她纠结了片刻,反问道:“真的只是个封号,不用尽什么义务,担什么责任?”

“朕金口玉言,还能哄你不成?”现在当务之急,是要把这个隐形大药师,拉到炎国这条船上来。盛德帝心中很明镜:这小姑娘的制药功底,就是其他所有大药师加起来,也未必能与之匹敌。

近十几年来,各国发生多次瘟疫,有哪个大药师敢保证,数日之中就能制出克制病毒的特效药来?

医术和制药术,在她身上巧妙地融合,相辅相成,是她制胜的法宝。“医药双绝”或许才是突破制药宗师门槛儿的有效途径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