葛布和骆远呆呆地看着唐平带着唐家堡的人离开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他们本来还指望唐家堡来反对三合镇建设的,没想到连唐家堡的人也来建设三合镇了?

发呆了好久,骆远才沮丧地说道:“这个问题赶紧回报给寨主,这三合镇是动不了了。”

“我也得赶紧回报给寨主!”其他人纷纷说道。

一时间,众人把这个消息用最快的速度带了回去。

因为,三合镇现在已经不是三个寨子的事情了,而是要加上唐家堡。

面对唐家堡的力量,他们其他的寨子可不够看。

葛布回到了鹰嘴岩,把三合镇的事情说了以后,鹰嘴岩的寨主葛涛顿时就沉默了。

他不明白,唐家堡怎么出来了?

现在唐家堡出现,难道就只能看着三合镇建设?

而要是三合镇建设起来,恐怕鹰嘴岩要“没了”。

沉思了很久以后,葛涛淡淡地说道:“我们鹰嘴岩还有一张王牌,说不定可以用这张王牌,动一下三合镇那边。到时候,即便是唐家堡也得给几分面子。”

芭蕾舞美女清纯私房图片

“什么王牌?”葛布好奇地问道。

葛涛微笑道:“去请翠香姑娘!”

他的王牌,自然就是毒霸苗若兰的徒弟。

毒霸的名声响彻南疆,而毒霸用毒的本事,即便是用毒最为厉害的五毒洞,也得给几分面子。

要是毒霸出面,叫停三合镇的建设,就算暂时停不下来,起码可以延缓很多年的时间。

很快,翠香被叫来了。

听到葛涛的意思以后,翠香心头就咯噔了一下。

其他人不知道情况,她自己还不清楚吗?

她是被苗若兰赶出来了,也不再认她这个弟子,她哪里还敢回桃花坞?

但是,她要是不回去,岂不是她不再是毒霸弟子的事情也露陷了?

鹰嘴岩为什么这么尊重她?不就是因为她是毒霸的弟子?

要是露陷了,她绝对不会受到鹰嘴岩的尊重,恐怕还会因为欺骗鹰嘴岩的行为而惨不忍睹。

想到这里,翠香只得硬着头皮说道:“这种事情,何必我师父出面?我完全可以代表我师父,去给他们一个警告。”

“真的吗?”葛涛高兴地问道。

翠香强自镇定地说道:“绝对没有问题。”

她心中暗叹,看样子这鹰嘴岩待不下去了。

因为她假冒了苗若兰的名声,要是被苗若兰知道,她就危险了。

现在,正好借口去三合镇,赶紧逃跑吧!

而葛涛,见翠香能够代表毒霸出面,他当然是愿意的。

随后,立刻让人护送翠香去了三合镇。

来到三合镇,看着身边鹰嘴岩的那群人,翠香不得不硬着头皮给三合镇打招呼,用苗若兰的名义,让大家停工,否则的话,毒杀全部。

因为,她用毒根本就没有学到苗若兰的真传,武功也不高,不得不和鹰嘴岩的武功高手虚以委蛇。

打完招呼以后,她借口要去金州,逃跑了。

因为上次她假传话,害得苗若兰出山,回来就把她赶走了。

现在她又假传了苗若兰的命令,那苗若兰要是知道了,还不得弄死她?

而另一边,听到毒霸传话让三合镇停工,三个寨子的人顿时头皮发麻。

其他人的话,他们敢不听,但是,毒霸的名,他们不得不听。

这是一个恐怖的女人,惹毛了真的毒杀全部怎么办?

尤其是木拓等人,他们还知道,就连龙隐都被毒霸追杀的,他们哪里敢做什么?

三合镇那边,所有的建设顿时停了下来。

就连唐平,也是一脸纠结,对于毒霸的事情不好多做评论。

反正大家都停工,他们唐家堡也停工好了。

看到这一切的夏四月,却是眉头紧锁,只得给龙隐打电话汇报。

“什么?她居然又出来了?”龙隐怪叫道。

妈的,这女人不会这么快就突破了,然后又来找他的麻烦吧?

可是,以他对苗若兰的了解,苗若兰应该是不会关心这些身外事的人啊!

不管怎么说,他好歹被苗若兰追杀了好长一段时间,也没有见到苗若兰这么霸道不是?

“你们确定,是苗若兰亲自对你们说的吗?”龙隐问道。

夏四月叹息道:“不是,是她徒弟过来传的话。”

龙隐心头一松,只要不是苗若兰亲自出现就行了。他冷哼了一声,说道:“那个翠香根本就是个喜欢说假话的人,不用理会她。再说了,苗若兰孑然一身,和鹰嘴岩根本没有什么瓜葛,会这么帮助鹰嘴岩?开什么玩笑?继

续动工,我可以肯定,苗若兰不会出来。”

吩咐完夏四月以后,他有亲自给木拓等三个寨主打电话:“你们都是蠢货吗?一个小姑娘把你们吓成这样?苗若兰你们又不是没有见过,她什么时候管这些闲事?”

“少爷,万一她真的来了呢?”木拓苦笑道。

龙隐没好气地说道:“她要是来了,就跟她说我在等她,让她来找我!”

“好吧!”木拓等人只得无奈地说道。

虽然口头是这么答应,但是,他们已经不敢全力建设三合镇了。

无形中,三合镇被拖延了建设的速度。

而另一边,翠香再一次假传苗若兰的名义以后,来到了金州。

到达金州以后,她直接就去找楠木武馆和飞鹰武馆这样的地方,再次用苗若兰的名义,要求那些武馆给她钱。

忌惮于毒霸的名声,只要是南疆的势力,面对翠香上门,都是好吃好喝地供着,甚至给了翠香大量的钱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翠香活得太滋润了。

当然,翠香也很清楚,她在玩火。

只要苗若兰不知道,她就没事,否则她就完蛋了。

但是,她也知道,苗若兰独居桃花坞,平常是根本懒得动一步的。

所以,她完全就是心存侥幸,争取多拿点好处,然后离开金州。或者,最好是能够找到一个大靠山,那她就不怕苗若兰了。

就在她在金州乱窜的时候,她碰到了武盟的人。

她来金州也有一些次数了,自然听说过武盟的名字,知道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势力,加入武盟的条件还比较宽松。

然后,她立刻联系武盟的人,以毒霸弟子的名义,要求加入了武盟。

武盟一看毒霸的徒弟都来了,那自然是选择接受的,随后,翠香就成了武盟的弟子。

而武盟上下,最近都在做一件事情,那就是寻找苗若兰。他们拿着苗若兰的影像很久了,却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地方的人,连什么名字都叫不出来,只是在天下间到处寻找。现在翠香加入武盟,自然也加入到这件事情里

面。

看到苗若兰的影像,翠香顿时怪叫道:“你们怎么有我师父的照片?你们找我师父做什么?”

金州武盟分舵主顿时惊喜地问道:“你认识这个人?她就是你师父?你师父两个月前有离开过南疆吗?”

“当然离开过啊,我师父去追杀龙隐去了。”翠香哼道。

要不是这件事情,她怎么被赶出来了?

而金州分舵主,则是狂喜不已。明白了,一切都明白了,关于飞霞山的惨案,一切都清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