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太后听了刘贵妃的求救,自然也是勃然大怒,毕竟自己昨天才做的安排,今天就被人部推翻,还维持着安然原来的旨意,关刘贵妃一个月,直觉这事就是叶皇后在搞鬼,于是在永庆帝给她请安的时候,拍桌子大骂安然。

   “皇帝,哀家是真没想到叶皇后竟然是这样搬弄是非的人,哀家处置了她,她竟然还能告到你面前去,让你打哀家的脸,有这样不孝顺的儿媳妇吗?反了天了她!”

   永庆帝看他母亲还真像叶皇后担心的那样,也不问问情况,直接就把罪定在人家头上了,说是人家搬弄是非,说她告状,当下不由皱眉,觉得自家老娘,真是越来越像人们常说的恶婆婆了,于是当下便道:“是朕问的她,不是她主动说的,她本来不想说的,只是朕说了,她不回答,我找其他人一样,她才说的,而且完没搬弄是非,我已经找人求证过了,她说的部是实情,所以母亲不要再怪她了。”

   听永庆帝这样说,刘太后不由语塞,如果是皇帝自己问的,并不是叶皇后说的,那她的确怪不到叶皇后,其实也是了,只要皇帝发现了这事,问起来,叶皇后不说,其他人也会说的,根本隐瞒不了啊,所以叶皇后根本不需要告什么状。

   理是这个理,但刘太后看自己发的所有命令被皇帝部推翻,最后的结果还是按叶皇后的处置弄的,心里怎么也舒服不起来,当下便捂脸流泪道:“皇帝啊,你说的或许不错,但是,哀家昨天那样处置过了,你现在将我说的部推翻了,叫外人怎么想?还不要说你不孝,不听哀家的话么?”

   刘太后一副为永庆帝着想的模样,就是想让永庆帝取消他的圣旨,再恢复到她之前的处置。

   但永庆帝怎么可能恢复到她之前的处置,让自己见不到叶皇后,于是当下便道:“母后被刘贵妃蒙蔽了才会这样,现在母亲意识到自己被刘贵妃蒙蔽了,所以我会重新处置也很正常。至于孝不孝的,母亲觉得,儿子不孝么?”

   永庆帝能被刘太后不孝的大锅压住?肯定不会啊,当下便将这个锅踢回给刘太后了。

   刘太后听永庆帝这样问,不由语塞。

   她自然不能说永庆帝不孝,要不然她要这样说永庆帝,前头大臣就会拿她的话当把柄,然后找永庆帝的麻烦,她虽然上蹿下跳,却也不想给儿子找麻烦,毕竟儿子不时就跟她说,治理国家多累多辛苦——永庆帝知道跟刘太后没法讲道理,但好在刘太后对他还有点母子情,所以为了让刘太后安分点,便经常装作小可怜的样子诉苦,这样一来,刘太后心疼儿子,跟刘贵妃一起搞事也能少一点——况且找麻烦的结果,极有可能是,儿子跟自己生分了,到时生分了,不像以前对自己那样百依百顺了,甚至像历史上有些皇帝那样,将惹事的太后软禁了起来,可就要麻烦了,所以当下刘太后听永庆帝这样说,便说不下去了。

   永庆帝看刘太后不再闹了,便放下心来,只是心中,对刘贵妃越发厌恶了,想着要不是看在母亲的面子上,早将她打进冷宫了。

   不说刘太后没能帮到刘贵妃,刘贵妃还是得关一个月,却说曹蕊在张妃那儿过的果然不错,不再像在刘贵妃那儿那样受苦。

   清纯短发大眼美女雨中写真

   因看张妃不是刘贵妃那样的人,曹蕊便迅速利用自己的金手指,倾听了几次张妃的心声,说了几句说到了她心坎里的话,便迅速被单纯的张妃引为知己,待她如同好姐妹,在兴庆宫过上了虽不是主子但背靠张妃,胜似主子的好日子了。

   更可喜的是,等她脸上被刘贵妃打的伤好了,美貌恢复了,便受到了召幸,让她终于不用担心,一直得不到临幸。

   虽然这比在原身世界,足足迟了三个月,但总算是开了局,以后就好办了。

   当然更重要的是,她得到召幸的那天,由于她能听到皇帝的心声,没做一件让皇帝不高兴的事,相反,处处做的都让皇帝满意,让永庆帝对她印象像原身世界一样,非常好,这让曹蕊自然高兴,觉得自己正要慢慢达成自己进宫时立下的目标了。

   她不知道她在原身世界得到召幸后迅速就得宠的事,只以为这样发展就很不错,却不知道,其实她现在的发展比在原身世界差多了。

   因着对跟安然同房的喜爱,所以永庆帝就算宠幸了几个包括曹蕊在内的新人,但并不像在原身世界,之后越来越喜欢找曹蕊,而是依然爱往安然那儿跑,找曹蕊的几率,顶多就是比对其他新人多一点罢了,完比不上在原身世界时的光景。

   但因曹蕊不知道在原身世界的情况,所以看自己是几个新人里最得宠的,还是很满意的。

   不过,除了皇帝记得召幸她,她觉得她自己还是要主动出击的,要不然有时候一个月也轮不到一回,想实现自己进宫的目标也太慢了。

   于是这天当皇帝又在妃嫔们给安然请安时来说事儿,让她听到了对方的心声,说晚上会来找安然后,曹蕊下午便在安然“午睡”(修炼)醒来之后,过来找安然。

   原来上次想来安然这儿蹭见皇帝的机会,虽因后来刘贵妃的打扰没成功,但曹蕊一直惦记着这事,所以这次便又来了,准备在安然这儿磨蹭到皇上过来。

   不过她肯定不能一直在这儿瞎磨蹭,那太显眼了,也不可能一直废话,呆到皇帝过来,所以当下曹蕊打的借口是,给安然送礼,然后请她关照关照自己。

   自己给叶皇后送礼,求她在皇帝跟前帮自己美言几句,这也很符合低位妃嫔的形象,想来叶皇后不会怀疑她这会儿来的动机。

   但她不知道,她所做的一切奇怪举动,安然都会怀疑她的动机,所以这会儿看曹蕊在这儿赖着,一直磨蹭着不打算走,然后赖到了皇帝来了,便一副高兴的样子,安然便明白她想干什么了,估计是白天的时候皇帝来了,偷听到皇帝晚上要来的消息,所以才一直赖着不走,想在皇帝跟前刷存在感,让皇帝对她印象越来越深吧。